秒速飞艇

来源: 红网时刻 作者:李慧 时间:2018-11-23

  

   湖南省委书记杜家毫到湖南出版投资控股集团开展专题调研。

  

   全省宣传思想工作会议召开,湖南出版投资控股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编辑,中南传媒董事长龚曙光参会并接受媒体采访。

  红网时刻记者 李慧 长沙报道

  “对标党对媒体功能的新要求,在内容聚合和话语体系上创新;对标前沿科学技术,在业态和产品上创新;对标人民群众不断升级的文化需求,在用户体验上创新。”

  ——龚曙光

  出版湘军中南传媒作为湖南文化界一张响当当的品牌和名片,出版机构担负着传播国家主流意识形态的使命,对推动湖南文化发展和意识形态工作有着既定使命。10月25日,全省宣传思想工作会议在长沙召开,作为与会代表,湖南出版投资控股集团党委书记、董事长、总编辑,中南传媒董事长龚曙光在思考,如何把党和国家的意志落实落细落小到图书出版、媒体建设上?这是一个关乎忠诚践行使命任务的时代命题。

  龚曙光站在新闻媒体和出版机构发展角度,对标“守正创新”要求,提出要用真正属于这个时代的文本、话语和传播方式来抵达受众,实现全面的互联网化、移动化、视频化,真正把传播在这个时代变为富媒体传播,创新打造属于我们这个时代最好的媒体功能、最好的传播方式、最好的用户体验。

  记者:10月25日,全省宣传思想工作会议在长沙召开,您怎样看这次大会的重要意义?

  龚曙光:全省宣传思想工作会议上省委书记杜家毫作了重要讲话,蔡振红部长作了会议总结,实际上这也是省委贯彻落实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议精神、关于未来湖南宣传思想工作的一次对标看齐的总体要求和全面部署。

  家毫书记在讲话中,特别强调了习近平总书记在全国宣传思想工作会上重要讲话的主要精神,对宣传思想工作由过去的“正本清源”到现在乃至未来的“守正创新”这两个主要的重要思想进行了诠释。同时根据整个湖南宣传思想工作的实际提出了对未来湖南宣传思想工作的总要求。我觉得家毫书记的讲话既把握了总书记关于意识形态工作、关于党的宣传思想工作的思想体系,同时又特别强调了总书记在这次会上提出的“九个坚持”,对于更好地理解习近平总书记“8.21”重要讲话,更好地践行宣传思想工作“15字”使命任务,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就湖南出版集团、中南传媒集团而言,既作为党的宣传思想工作的主阵地,又作为国家文化产业的主要产业集团,我们最重要的使命就是守正创新。守正是根本,创新是手段,我们要通过创新来实现更好地守正。

  记者:对于新闻媒体和出版机构来说,“守正创新”怎么守,如何新?

  龚曙光:守正我们守什么正?其实就是守总书记所说的“九个坚持”这个正。守住了“九个坚持”,就基本守住了正。当然守正有不同的方式,你可以按部就班、因循守旧地守正;也可以解放思想、大胆创新地守正。对我们而言,特别是对我们集团的媒体和出版产业而言,核心的问题是要通过创新来守正,而不是因循守旧地守正,墨守成规地守正。

  创新我们怎么创?湖南出版集团主要要在以下三个方面创新:

  一是对标党对媒体功能的新要求,在内容聚合和话语体系上创新。媒体当然是有一个总功能的,那就是服务于党和国家工作大局,当好党和政府的喉舌和阵地。但是伴随着我们党的工作创新,伴随着整个社会文化心态的变化,媒体的功能也有一个要落小落细、入脑入心的问题。必须承认,过去我们媒体宣传中是有流于形式的问题,是有入脑不够、入心更不够的问题。所以,当下我们报纸的选题、网站的话题、杂志的专题、图书的选题,都应该在深刻把握党和国家工作大局这一前提下,选择更能够被融入新的文化风尚的主旋律、选择更易于被这个时代接受的新表达、选择更适合这个时代传播的新渠道来精心策划与传播。这也就是我们媒体要用自己的专业眼光、专业水平,在服务党和国家的功能上进行传播创新。我们要真正把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中央重要决策部署、重大战略举措,用真正属于这个时代的文本,真正属于这个时代的话语,真正属于这个时代的传播方式来抵达群众、引导群众、服务群众,来唱响主旋律、凝聚正能量。

  总书记对新时期的宣传思想工作提出了“举旗帜、聚民心、育新人、兴文化、展形象”的使命任务。这十五个字五句话其实就是对于媒体功能创新的总要求。媒体的变革是与时俱进的,与时俱进的媒体不仅仅是技术革命、不仅仅是媒介形态的转化,它首先应该是服务社会新功能的提供,所以这是我们第一个创新的向度。

  二是对标前沿科学技术,在业态和产品上创新。大家都知道媒体的进化是以介质进化为主体的。最早的媒体应该是人的咽喉、舌头。当早期人类有情绪要表达、有内容要传播、有思想要沟通的时候,他是通过声音和语言,实际上是通过发声器官来实现的。这是最早的媒介。然后是刻石,人们在石头上写字。然后是竹简、简帛。再然后是雕版印刷,以及后来的活字印刷,到今天的互联网技术。媒体的迭代是以技术的迭代为支撑的,在这一点上,我们不仅仅是像红网新媒体集团,包括其他书、报、刊出版单位都要全面的互联网化、全面的移动化,也要全面的视频化,真正把我们的传播在这个时代变为富媒体传播。所以我们今天不是单一的说纸不要了,大屏不要了,只要小屏。未来小屏都会不要了,只要基于人工智能和物联网的新技术新应用。我们这个时代,是一个很幸运的时代,这个话是我十多年前说的,我说人类将进入一个很幸运的媒体时代,那就是各种媒体在同一个时段内都具有生命力,还会在彼此搀扶中走过很多年。人类很少有一个时代像今天这个时代一样同时具备多种主流传播形态。今天我们读书的还有书读,而且读书的人也还不少,看屏的人更多,听声音的人也多,还有爱看传统电影的人,所以人类的多种媒介方式形成了一个真正的富媒体时代。那么毫无疑问,我们的红网新媒体集团,以及我们的图书出版,都要向富媒体转化。

  比如说今天我们在岳麓书社拿到一本书,看起来它是一本传统的书,跟其他的书没什么区别,《三国演义》就是《三国演义》,《水浒传》就是《水浒传》,但是它已经不是一个简单的融媒体了。它是个富媒体,它有文字的,这就是传播《三国演义》的文本;它有演播的,这就是声音,有了音频传播;同时它还有大量的数据库储备,比如说某个专家对这段故事他是怎么解析的,它的历史掌故是什么,它已经变成了关于《三国演义》这本书在这么多年的流传和研究中所形成的巨大的数据库;它还有VR技术,它的地图是用VR技术来做的,关于曹操怎么走、关羽怎么走、刘备怎么走、孙权怎么走、周瑜怎么走,仗是怎么打的,它的线路图是怎么样的,都是用VR技术来提供的。所以你看到的一本很简单的图书,实际上它已经是一个富媒体了。

  

   朝气蓬勃的红网采编团队。

  红网过去的一个新闻构成,就是希望每一个新闻发声,能尽可能早一点拿出所谓深度报道来,希望一次性地对这个新闻给予一个报道的定格。但我现在对他们的要求不是这样了。第一梯次的报道就是现场的视频报道,一个新闻发声。像你们今天采访我,你第一时间发这个图片、视频出去,那么也就是用视频来做第一梯次的报道。有些场景可能第一梯次就是音频。比如,你可能还没有来得及抵达现。??闶紫染涂梢员砺督裉煸诟笆裁椿疃?耐局校荒慊姑挥械酱锵殖。??悄阋丫?龅搅舜酉殖±吹娜瞬⒉煞昧怂?牵蝗缓笫堑执锵殖〉氖悠当ǖ溃蝗缓笫俏淖置教甯??鋈?嫔羁痰谋ǖ。任何一个新闻都是可以根据不同媒体的介质来形成它的报道梯次和整个报道的文本形态。所以未来的文本形态,它不能简单地说这是广播电台的报道,这是电视台的报道,或这是一个报社的报道,它应该把这些功能全部集中在一个新闻事件中,全部体现出来,它的文本本身就应该是富媒体。我们要学会用技术去改变我们现在的业态。

  未来的教育出版,可能推出的就不是书而是机器人。学龄前儿童,可能为他提供学龄前教育服务的就是一个机器人,一个陪伴性机器人。这就像皇帝小时候有伴读一样,他既可以是他的老师,又可以是他的同学,还可以是他的陪伴。当前老年人最大的问题是什么?是孤独,是没人陪伴。孤独是精神的孤独。那未来我提供给老年人的可能就不是一本《三国演义》的书,或者是某一本黑格尔的哲学书,或者仅仅是一台电视机。而是一个能够实现人机对话的、可以聊天的陪伴机器人。它还可以把老年人整个的学习课程放到这个机器人中间去。像这样一些东西,就是把最前沿的技术包括音频技术、视频技术、人体仿生技术等应用到出版物中来。

  三是对标人民群众不断升级的文化需求,在用户体验上创新。由于享受了20世纪以来最丰富的科技成果和21世纪发展的整体红利,所以今天的消费者对于文化产品消费已经有了崭新需求,有崭新标准。同样是泰戈尔的《飞鸟集》、拜伦的《唐璜》、鲁迅的《野草》,每一位读者的要求都是不一样的,读者的审美品格也是不一样。如果你通过富媒体来进行传播的话,那么产品的用户体验就会更高。所以我们要对标人类对于物质文化需求的新进步,在用户体验上去创新。

  有人说这个互联网时代最大的特点是什么?最大的特点是用户个性的极大化满足。这不是说我们只为一亿个人提供一个最好的用户体验,而是说我们要为一亿个人中的每一个人提供最好的用户体验。这两者是不一样的。假如为一亿个人提供一套所谓最好的用户体验,那还是传统思维,只有为一亿个人提供一亿套每个人认为最好的体验,这才是现代思维。现在“今日头条”等平台,每天通过大数据和算法给你推新闻。它是努力地替你在浩如烟海的资讯之中去选择你最关注的一些新闻和知识。这应该是用户体验的进步,但是这只是初步的。比如,我前天买了一本托尔斯泰的《安娜·卡列尼娜》,它可能今天就给我推《复活》,可能后天就给我推《战争与和平》,或者它会给我连带着推陀思妥耶夫斯基,或者屠格涅夫。但是它就不大可能给我推雨果,推《巴黎圣母院》,推《悲惨世界》。这就说明现在的人工智能在用户体验上还有缺陷。所以你既要知道这个人对哪一个领域感兴趣,你还得要通过这些数据,知道他今天对这个领域不感兴趣了,他走到另外一个领域去了。要不然这里面就有一个很大的危机,就是我们的资讯世界被机器人所控制了,导致了“信息孤岛”,所以到今天为止我都不用这些推送新闻。现在的人工智能还是很粗浅的,还需要通过更新的技术去个性化,去绝对的一对一。今后的一个内容机器人,它应该针对每一个用户生成一种算法。所以未来我们的传统出版、传统媒体如果能逐渐升级到这样一种用户体验的话,那将大大提升我们宣传思想工作的效果,那才是属于我们这个时代最好的媒体功能、最好的传播方式、最好的用户体验。

  在守好“九个坚持”的基础之上,让我们真正在创新的路上去创造属于这个时代的媒介功能、媒介方式、媒介体验,这是我们集团接下来所要努力去做的事情。以上“三个对标、三个创新”就是我们对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以及家毫书记讲话的理解与思考。